本文地址:http://www.bztvg.com.cn/2018-05/09/content_51190586.htm
文章摘要:湖南汨罗法院:执行干警7小时坚守 盘活执行“死案”,阴沟钓饵自动生产,全顺意见箱备选。


       5月7日晚9点半,湖南省汨罗市人民法院执行局办公室的灯还亮着。看着调解双方当事人在执行和解笔录上签完字,汨罗法院执行局干警刘健长舒一口气,经过连续7个小时的调解,成功换来案件的执行和解。全面打响决胜执行难战役以来,这样的加班,对于汨罗市人民法院执行局干警已经习以为常。

       穷尽措施 案件执行陷入僵局

       2016年4月,汨罗某家具有限公司与祁东县某酒店签订承揽合同,承包该酒店部分房间家具制作和安装。

       经结算,祁东某酒店尚欠汨罗某家具有限公司货款182950元,多次催讨未果后,该家具公司一纸诉状起诉到汨罗市人民法院,要求祁东县某酒店支付拖欠货款并承担违约责任。

       汨罗法院经过审理后,判决被告祁东某酒店支付原告汨罗某家具有限公司货款182950元。

       判决生效后,被告并未主动履行义务,原告于2017年6月向法院提出了执行申请。汨罗法院执行局收到案件后,该案由执行干警刘健承办。刘健向被执行人发出执行通知书和报告财产令,并通过法院执行查控系统,对被执行人的财产状况进行了查询,但没有发现有价值的执行线索。随后几个月执行干警多次找被执行人的负责人进行约谈要求履行判决书确定的义务,被执行人祁东县某酒店在支付67000元后,余款再未履行。

       从执行案件受理到此时,汨罗法院干警已经与被执行人做了6次执行笔录。在被执行人拒绝继续履行后,汨罗法院将被执行人列入了失信黑名单,限制被执行人及其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等以单位财产进行高消费及有关消费。

       一夜坚守 换来案件执行和解

       5月7日下午3点,经过多次协调,执行申请人汨罗某家具有限公司的负责人仇某和被执行人祁东县某酒店的法定代表人胡某及股东蔡某终于在汨罗法院执行局坐到了一起,愿意就案件的解决进行实质性的协调。

       “欠的钱还是要还的,但你们可以到我们酒店去看一下,情况确实不好”被执行人的法定代表人承认失信的行为,但也说出了自己的苦衷。

       “以前找你要钱你们总是拖,起诉判决了又不履行,我们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申请人的法定代表人仇某说到。

       “仇老板,有钱谁还想赖皮呢,今天胡总和蔡总能过来协商,应该还是有一定诚意的”案件承办人刘健在一旁做工作。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已经是晚饭时分了,双方当事人在执行干警的反复撮合下,渐渐开始让步,为了趁热打铁让双方达成一致,承办人刘健顾不上吃饭,继续分头释法明理,拉近双方距离。

       时针一圈圈的转动,时间一点点的推移,已经是晚上9点了,“算了,看在刘法官的面子上,我再让一步,你们还欠我115950元,我只要你们还95000元,可以分期还,但一定要兑现,否则放弃部分我有权撤回。”申请执行人的负责人仇某说到。

       “请放心,这么晚了刘法官饭都没吃还在为我们操心,我们再不按约兑现,也对他不住啊”。

       晚上9点半,经过长达6个半小时的调解,双方终于达成执行和解,被执行人当场给付5000元后,承诺余款每月支付10000元,如不能按约支付则恢复原判决执行,同时由被执行人的法定代表人胡某和股东蔡某承担连带责任。

       “决胜执行难战役”打响以来,汨罗法院执行局“白加黑”“五加二”已经成为常态,该案的处理只是执行局干警执结的无数案件中的普通一件,刘健也只是执行局干警中的普通一员,正是他们,用自己一夜夜的耐心坚守,一次次的勇敢担当,一回回的果断出击,将一件件原本无任何执行希望的“死案”盘活,使多年的执行积案得以“案结事了”。同时,他们也把自己打磨成了群众身边的“贴心人”。(胥佳宁)